又摘桃花换酒钱.

剑三莫毛。all花。幻四楼紫不可逆。‖春风不识路。

【剑三paro】且向花间留晚照(1)

☆题目胡扯
☆初心楼紫qaq
☆剑三paro 澈呆藏剑 紫紫万花 性格上澈呆比较像二少吧~紫紫的话并没有选长歌 一是因为外貌和衣着整体上看紫紫是万花 毕竟长歌只是用琴而已 而且万花也是弹琴大手吖233 二是万花也是腹黑233 三是因为po主是万花x
☆然后是天策苏袖 七秀冰心璎珞 七秀云裳容仙加唐门小弟~
☆理科生 文笔已死233

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
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
何日平胡虏,良人罢远征。

初春的长安本应是繁花覆城,春光潋滟,青石板上踏着吹酒香和摇扇锦衣的公子爷儿,闺中的姑娘羞红着脸朝街上甩手帕与香囊,哒哒马蹄声不绝,吆喝声伴着叫好声余音三日。

如今,便只剩漫天烽火灰烬与遍地饿殍,流血漂橹。

“咳…然后天策府被破了,我们剩下的只好赶来长安,至少要守住都城…”苏袖狠狠抹了抹唇边的血迹,一拳砸在身边长枪上,反倒牵动右肩伤口,疼的咬了咬牙。

“苏袖姑娘,你先休息一下吧,否则伤口又要裂开了…”璎珞急着将苏袖扶了扶,让她能在马车并不宽广的空间内躺好休息,“哎…我若是习了云裳心经,你也不会这么痛苦了。”

“诶,这哪儿能怪璎珞妹妹你啊。”苏袖红了脸,不好意思地眨了眨眼,“若不是你们来的及时,我早被那几个狼牙给杀了。”

的确,回忆起方才的情景,十来个狼牙巡逻军围着右肩受伤的苏袖,若非他们来得及时,否则苏袖早已成了狼牙屠刀下的亡魂。

“仙人师父!”南宫毓操控背后机甲鸢翅,一身深蓝仿佛与浑浊的天色融为一体,悄无声息地落回马车前那匹无人的绿骢驰上,“仙人师父,我好像看到前面有大唐的军营,咱们过去吧!”

骑着骏马的银发少年一身藏剑明黄,剑眉星目,俊郎脱颖,此刻表情凝重,丝毫没有平日大大咧咧的模样。

“走吧,男人婆的伤也撑不了了。”

楼澈,璎珞,苏袖,南宫毓,这几人是在各自游历途中结下的。初见璎珞,郊外荒野更显得女子娇艳动人,但水袖挥舞间当真犹如雷霆震怒,那些个欺负村女的浪荡人被打的落花流水;苏袖挥舞长枪,豪爽更甚男儿,为明媚的容颜更添姿色,她甩给楼澈一坛自酿的熏风美酒,几人开怀畅饮;南宫毓则是游蜀途中偶遇的唐门弟子,年龄不大,而唐门又是个招人畏惧又仇恨的神秘门派,正是危险之时楼澈一记鹤归砸的人不知西北东南,从此南宫毓认定楼澈做他的江湖师父,又因楼澈天生的一头银发,正经时竟还有些纯阳的仙风道骨,“仙人师父”这一称呼便一叫不绝。

本是少年郎意气风发快马江湖之时,叛乱却搅碎了盛世大唐。

于是,几人匆忙赶往西京长安,只愿为国家尽力,哪怕绵薄。

几人赶至军营,为首军长见他们服饰,忙将他们安顿在一处尚且干净的营中。

营中有不少天策旧部,听闻有人来了都赶来看。

“袖姐!”

“呦,小猴子……”苏袖话未完,一顺黑血便从口中溢出。

“男人婆你别说话了!”楼澈心急,转头对军长道,“大胡子,营中可有军医?”

忽略楼澈那奇怪的称呼,军长摇头,也是心急如焚,如今天策府被灭,大唐防线近乎崩溃,现在每一个幸存的天策都是极其宝贵的战力。

“少侠你也知道,且不说如今江湖郎中大多贪生怕死,就算有胆子大的医术也极其糟糕,军中…一直没有军医。”

璎珞匆忙将营中人给的金疮药敷在苏袖伤口,可纯修冰心的她甚至连绷带都不知如何编缠。

“那营中没有七秀弟子……或是万花吗?!”楼澈急道。

军长闻言,眼中悲哀而愤怒。

“秀坊姑娘大多都在城南救治百姓,在营中的并不多。而万花……”军长哽咽,眼中几乎有泪光闪烁。

“狼牙入侵万花谷,谷主……放火烧谷…”

“二百七十三人,全没了。”

TBC

————————
噫自己再看一遍,有点不忍直视
感觉语法不通啊QAQ
然后已经被任务驱动和时评逼疯,实在不是描写的料,所以…
然后我有坏习惯 总是偏心主角 可能把紫紫和澈呆弄得很要牛13
尽量不苏不OOC嘤嘤嘤

下次更文也许遥遥无期x高三狗QAQ

关于万花烧谷 是之前看到的也不知道是网友yy还是官方的 不过应该是yy(:3 )~
我翻了设定集 万花门下弟子百来人 两百个奇人异士算上也才三百,死两百七十多个已经差不多了…x

紫紫预计下章出场。遥遥无期x

评论(18)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