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摘桃花换酒钱.

剑三莫毛。all花。幻四楼紫不可逆。‖春风不识路。

今天的晚餐(上)

这里瑾书(*/ω\*)萌了莫毛一年 却一直处于被投食。现在终于鼓起勇气发文啦,求罩qwq。 另外莫雨给小木屋做标记防占那个是我胡扯的。xx    


     流浪许久。今日寻着了个郊外的木屋,门前柴火还未完全熄去,估摸着是搭在郊外专门为猎人或过路侠士过夜用的吧。莫雨让毛毛在门外站好,自己先进了木屋探查一番,的确没有什么危险才让毛毛进来。

    “莫雨哥哥,我们今天住在这里吗?”毛毛进屋后扑在搭了兽皮的简陋床上,而后挺直腰板坐好。

    莫雨见毛毛乖巧模样心下也欢喜,上前揉了揉毛毛柔软但不服帖的头发,“嗯。毛毛,随我去城中看看吧。”     “好!”毛毛咧开嘴,从床上跳下来到莫雨身边,“我们走吧莫雨哥哥。”

     两人一同走出小木屋,莫雨在屋门柱上刻了两划,以表示此处已有人暂住。况且现在是下午,往来人多但大都不会停留,出去片刻也不用担心木屋被占。至于偷窃,两人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城内很热闹。莫雨拉着毛毛在城中走,即使未买什么也算让毛毛长长见识。毛毛眼睛瞪得大大的,左顾右盼忙的不得了。街道上的小贩,卖的糖葫芦,糖人,面人,泥玩偶,都是毛毛从前在稻香村最喜欢的东西,而现在,自己却是没有能力买给他。莫雨扭头看向毛毛,小孩盯着那些东西呆呆地看,而后倏地扭过头来,朝莫雨说,“莫雨哥哥我们走快些吧,我怕木屋被别人占了。”

    莫雨心下有些酸涩,“嗯。”出了稻香村便一直无法照顾好毛毛,他所想要的,自己都无法给予。 又行不久,路边蒸汽翻滚,香气阵阵。毛毛停下脚步,偏着头直愣愣的看着。 是肉包子。 莫雨看着毛毛,眼前浮起许多过往的事情。 例如在稻香村,傻毛毛小心翼翼的用油纸包好专门为自己留下的肉包子跑到河边找自己,用孩童糯糯的声音说着“莫雨哥哥”,然后将肉包子递给自己。而莫雨捉过来扬手便丢进了河中。傻毛毛愣了愣,而后就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哭嚎。

   “莫雨哥哥是坏人,毛毛再也不要和莫雨哥哥玩了!!”

     而年少的自己看着毛毛被弄得涕泗交流,一张清秀的小脸通红的模样大笑。 那时的时光多么温柔又宁静,只可惜自己恐怕直到稻香村在火光中燃尽,两人浪迹江湖时才真正觉得,当时一个肉包子多么可贵,当时的毛毛,应多么令人珍惜疼爱。

      毛毛像是下定了决心,朝莫雨,“快走吧,莫雨哥哥。”说完便大踏步向前走去,头也不回。

     莫雨看着毛毛。半晌从身上摸出仅有的两文钱,递给那包子贩,“要一个肉包子。”

      将同样是用油纸包好的肉包子,同样小心翼翼的揣在怀里,莫雨小跑两步跑向不远处的毛毛,与他并肩走着。毛毛并没有发现莫雨方才所做的事情,低头走着,也不曾有来时的热情。

      莫雨看着毛毛的侧脸,轻笑。

     他明白了当年毛毛小心翼翼地揣着肉包子跑来找他时的心情。

     那是对心中最为珍视之人的感情。

 


    再回到小木屋,冬日夜幕已经微沉了。莫雨生起火,烧的噼啪作响。毛毛抱着膝盖,乖巧的坐在桌旁。

    莫雨将火生好后,转头看向毛毛。

    “毛毛,饿不饿?”

     毛毛摇摇头,“我不饿,莫雨哥哥。”

     莫雨弯弯嘴角,从怀中拿出了那个小心揣了一路,带着体温热的肉包子。仿佛承载了所有对眼前人的珍爱。

     毛毛睁大眼睛,“莫雨哥哥……”

     莫雨打开油纸,将包子递给毛毛。

     “毛毛,肉包子。吃吧。”

      “莫雨哥哥……”毛毛抬眼看着莫雨,眼角似乎有些泛红,但黑夜昏暗中莫雨看不清楚。

     “吃吧。”

     毛毛接过来,拿在手中,有些微的停顿。而后毛毛将包子分成了两半,将大的肉多的那一半塞给了莫雨。

     “莫雨哥哥也吃。”

      莫雨看着毛毛亮晶晶的眼睛,心里说不出的溢满了一般。

      “好。”

      

        或许从前,他也将傻毛毛带来的肉包子吃掉,该多好。


_end_?

本篇全名 今天的晚餐是肉包子xxxx

下篇会叫今天的晚餐是毛毛[划掉划掉]

灵感起源于昨天晚上我的晚餐是肉包子。[ni]

明天晚餐是毛毛就好了![分水]


理科狗文笔糟烂差不通顺无内涵无美感没深度,求不扔鸡蛋西红柿xxxxx

     


评论(9)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