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摘桃花换酒钱.

剑三莫毛。all花。幻四楼紫不可逆。‖春风不识路。

【剑三paro】且向花间留晚照(3)

☆看到有姑娘说因为没玩过剑三所以可能看不懂 其实就可以把它看做一个武侠来看啦 只不过每个人加了门派而已~
这里补一个伪人物介绍帮助阅读(?)
楼澈:藏剑 关键词:有钱(…) 全身土豪金的装扮 使轻剑加重剑 不过楼大爷与众不同 使用大笔 心法:山居剑意加问水诀  两个都是dps 不过我可能只会用到一点这里面的 一般都是幻四游戏里的技能啦~
紫丞:万花 关键词:墨衣堇袍 温润儒雅 武器是小的毛笔        心法:花间游(dps)离经易道(奶)私心让紫紫背着琴 添加幻四技能
剩下几个主角团助攻 一般不会怎么用到他们的剑三技能  主要是因为我不知道(x)
苏袖:天策 关键词:国家军队 死而后已 心法:铁牢律(t) 傲血战意(dps) 武器是长枪被我改成了双剑~
璎珞:七秀 关键词:巾帼英雄类美女 心法:单修冰心诀(dps)武器是两个大扇子 不过冰心原本使用双剑 请忽略这一点~
容仙:七秀 关键词:温婉如仙 妙手回春 心法:单修云裳心经(奶) 武器也是两个大扇子~【ps:这里作者的一点私心,因为游戏里官方是有万花“医”的认可的 而且看剑三同人的姑娘们应该也经常看到主角受伤找万花的桥段吧~再加上万花有药王 所以私设万花医术略微高于七秀 希望勿怪~ 】
南宫毓:唐门 关键词:没有唐门冷冽气质的南宫二少 心法:惊羽诀 天罗诡道 都是dps 武器是千机匣 差不多是弓弩啦
会有小姑娘和独眼鹰~
☆从上一次写2之后一直没有更新 不是弃坑啦~是这几天发生很多事 很心烦 先是报志愿很麻烦 后来等录取也等了很久 别人都查到了我才查到 通知书也半天不发 昨天刚刚拿到通知书 这才尘埃落定 再加上我的j3账号被盗了……sad 也是昨天才刚找回来。所以因为事情太多没有更~。然后这周六要去旅游啦……又会回到半消失状态有机会再撸~
====

楼澈将怀里满身是血的万花轻轻放到自己的床榻上,又慌忙将营帐的帘子全部放下,只留两面对流通风。

众人紧张地围在床铺周围不远,容仙手持双扇,浅粉的灵力在万花身围波荡起伏;待终于止住血后,容仙又取了金疮药等来为万花细细上了,这才堪堪将人救了回来。

“仙女姑娘,他怎么样?”楼澈也顾不得换下自己一身染血的朔雪,就着一身血污急道。

容仙轻喝出一口气,轻声道:“我已经将他的伤势稳定住了,应该已无大碍,多休息几日便好了…也幸亏都是皮外伤,没有伤及筋骨。”

“那就好…”楼澈也大喘一气,抱着一个成年男子飞掠几里地的劳累感终于涌了上来,忙取了茶壶牛饮几口。

容仙又细细替万花检查了伤口包扎,又掖掖被角,道:“我们大家先出去吧,人太多也不利于他的伤势复原。”

众人听了忙齐齐走出账外,却没想到,军营长同李萧疏正站在那里。

“咦?将军老……哦不不不,张将军,你们怎么在这?”楼澈挑了挑眉毛,他对自己的轻功极有自信,不会把他们吵醒的啊……

“是我听到你们似乎带了什么人回军营,我这才来看看。”张将军借着月光看见楼澈灿金色的衣服上大片大片的血迹,更加肯定他曾带了什么人回来。

“楼澈侠士,如今战事吃紧,狼牙诡计多端,或许你带回来的这个人便是狼牙的奸细!你怎能不查明其身份就将他带回营里?”张将军紧握拳头,沉声呵斥。

“将军,可他是个万花啊!”苏袖皱眉。

“那又如何?”这次说话的是李萧疏,“前几日正发生了类似的事情,狼牙奸细冒充平民,被平民接纳,反而从中作梗,令我方死伤惨重。”他顿了顿,“况且得到的消息是,万花谷中人尽数亡去,只有行医在外的数十人幸免于难,也都被王师所接纳照顾。并没有人从万花谷中撤逃,因此这个人的身份……相信我也不必明说。”

“这……”

“我不管!”楼澈低吼道,“人是本大爷救回来的,他怎么样本大爷自然会负责!他若做了什么对不起大唐的事,本大爷一定第一个饶不了他!可他不是还没有做吗?万一他真的是从万花谷里逃出来的的呢?且不说万花谷医术惊艳绝伦,就说说平日里万花对我们这些江湖人的照顾,我们也不应该在这种时候怀疑他啊!!”

“仙人师傅说的没错!”南宫毓也点头。

璎珞摇摇扇子,“姓楼的,难得你说几句正话。”

张将军见众人态度坚决,又看了看楼澈,想起他背后的那个“剑神”…最终也只得摇摇头,“罢了。记住你们今天的话,若他真是奸细,格杀勿论。”言必,转身离去。

李萧疏复杂地看了一眼紧闭的营帐,也转身离去。

见人走远了,众人方才放下心来。

苏袖爽朗地拍了拍楼澈的肩膀,“假仙人,难得见你那么认真啊~”

璎珞点头道,“看你平日里只说废话,没想到还是有点正直的想法的。”

楼澈扬了扬头,“本大爷向来看不惯这种过河拆桥的行径~不过凶巴巴的美女姑娘,本大爷平日说的可不是废话好吗!”

众人低声玩闹一阵,璎珞忽道,“今晚的事…很古怪。”

苏袖也收了笑容,蹙眉道:“没错,假仙人回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熟睡了,再加上他轻功还不错,喊的那一身也不大,根本不至于吵醒睡的那么远的将军。”

南宫毓挠挠头,“何况如果将军被吵醒,那几乎半个营的人都得醒了……可是却……”

“只有李萧疏一人。”璎珞眯了眯眼。

“可是…容仙觉得他并不是什么坏人啊……”容仙蹙眉。

“的确,他还把仙女姑娘安全地送过来了…”楼澈摸了摸下巴,“总之,本大爷觉得,我们还是多注意注意他吧。”

“嗯。”苏袖点点头,“很晚了,今天晚上大家也很累,快都回去休息吧,换身衣服,明早还有早练呢。”

众人互道晚安后,都回自己帐中休整了。

楼澈撩开帘子,便见月光清冷,撒在床榻上万花毫无血色的脸颊上,染血的里衣包裹住孱弱的身子,有些单薄的胸膛微微起伏。

楼澈走上前去,魔怔般伸出手,轻抚上万花微微蹙着的眉毛,又像烫着了一样,忙缩回手去。

“你啊你,事情还真是多。唉,不过我就是觉得你肯定不是什么奸细。”楼澈喃喃着,床上的万花好像听到楼澈的声音,轻咛了一声。

“唉~受伤的人最大~本大爷今晚只好屈尊降贵,打打地铺了。”

楼澈迅速收拾好地铺,倦意袭来,很快便睡下了。

第二日一早,练兵的鼓声响了几响,楼澈不情不愿地睁开眼睛,挠了挠乱的像鸟窝一样的银发,从地上跳起来,迅速换了件秦风套,又收拾了头发,简单洗漱后,又凑近看了看万花的情况,此时天明,万花的容貌更是比晚间所见更为温润俊美,他偏了头静静沉睡,就像是一幅墨画般美好。

楼澈轻咳一声掩饰自己微红的脸颊,“一个男人长这么好看干什么……不不不,还是本大爷更帅。”又看了看万花,见他面颊已有些血色,楼澈这才拿了大笔,往练兵空地走去。

等到了那里,苏袖等人已经来齐了。楼澈忙进了队伍,先是集体练了几招,然后便是自由对战。

“诶假仙人,”苏袖横枪挡住楼澈挥来的大笔,“那个万花怎么样了?”

楼澈一记龙飞凤舞抵去苏袖的云涌剑,又写一贴《九歌》化龙掠去,“有本大爷细心看护,是他的福气~完全没问题~”

“啧。楼澈,亏我昨晚还对你有所改观,看来你还是鬼话连篇啊。”璎珞正与南宫毓对战,话音刚落便甩了记名动四方招呼楼澈。

“诶诶美女姑娘,虽然本大爷武艺超群,你也不能这样啊~”轻松化掉璎珞打招呼一般的招式,四人混战在一起,同时还像喝早茶一样聊起了天。

“咳,”张将军清了清嗓子,“楼侠士,你们几位认真些,战场可不会给你们机会闲聊。”

众人忙闭了嘴巴,认真对招,同时进行眼神交流。(……)

容仙站在一旁,也笑得温婉。

练完早练,众人忙飞奔过去抢了饼子和青菜,又领了白粥吃了。开玩笑,来晚一些这些个饿鬼可不会给留的。
楼澈早盛了两碗白粥,自己喝了一碗,另一碗则是带给万花的。为此还遭男人婆嘲笑“贤惠”一类,连仙女姑娘都点头了!楼澈表示心里苦。

“一会还要麻烦容仙妹妹了。”苏袖道。

“怎么会麻烦呢,容仙也很想救这位大哥。”容仙笑了笑。

楼澈忙着用内力烘着粥,让粥能保持温热。

来到营帐,楼澈一手端着粥碗,眼睛直看着粥生怕它洒出一点,另一手则挑开帐帘。他迈了一步进去,而后鬼使神差地抬起了头。

正撞进一双暗紫色的眸中。

那双眸子清亮,却又深邃,带了一些茫然无措,直直看向楼澈灰色的瞳孔。

他们两人就这么对着看,对着看。

“诶假仙人你怎么不走啦你!”苏袖急得一拳打在楼澈肩头,这才将他打醒,忙走了几步来到床榻边,将粥放在床头柜上,又局促地站着,不知说什么好。

万花仰头看他,而后又看向走过来的苏袖几人。

“咦,你醒啦!感觉怎么样?”苏袖惊喜交加,容仙忙凑了近来,替他把了把脉,“这位大哥脉相已经平稳,再休息几日就可以下床走动了。”

“多谢姑娘。”万花开了口,声音有些沙哑,却难掩温润,如同丝绸包裹的玉器。

楼澈有些不满万花居然无视(你确定)自己,咳了咳
,“诶诶诶,可是本大爷把你救回来的耶!你居然无视你的救命恩人…”

“好了假仙人,没有人忘了你~”苏袖笑道,“这位公子,在下苏袖,这边是璎珞,容仙,还有南宫毓,以及——”

“本大爷叫楼澈!”楼澈打断苏袖,咧嘴一笑,“喂,你呢?”

万花闻言,看着周围这一群爽朗善良的人,也不由得弯了嘴角,轻轻垂眸颔首,“在下紫丞,多谢诸位相救。”

=======
小剧场:

楼澈看着浅粉色的唇瓣弯起好看的弧度,心跳就这么慢了一大拍。

我的师傅啊,这也太好看了吧。你徒弟我可能要弯了。

◟(๑•́ ₃ •̀๑)◞

评论(7)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