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摘桃花换酒钱.

剑三莫毛。all花。幻四楼紫不可逆。‖春风不识路。

开花

且向那篇正剧向,真是太打脑壳了!
胡诌一篇来改善心情
设定是仙魔平等,但仙还是对魔有敌意

==

今日天气晴好,天外云海的云彩像棉花一样软软乎乎,连接的虹桥闪着晶光,就连门口的茶桶倒出的茶都比平时甘甜不少。

如此美妙的日子,相丹与伶叶卿卿我我,姜羌与玉蟾你侬我侬,勾陈与腾蛇相爱相杀……唯有楼大爷,平时沾花惹草,惹是生非,被罚在仙云憩思过。

说是思过,楼澈只会在仙云憩的云彩上像炸煎饼一样,翻滚,而已。

“楼澈诶!楼澈喂!楼澈呦!你别翻了,雉鸡果果的头好晕喂!”

“汪。已经翻了二百五十下了。”

楼澈翻身而起,咬着牙怒道,“什么二百五十下!死狗孟孟…”说罢又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倒在云彩上,“唉~本大爷这都思过了一个月了,师傅和伶叶先生怎么还不来放本大爷出去~本大爷已经深~刻~地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

“楼澈喂!你上次调戏完访烟仙子之后思过,也是这么说的…”

“汪。这次又去炸了姜羌的炼丹炉。”

“什么?调戏?本大爷才不会干那么没品的事情…”楼澈扣扣耳朵,“烟烟姑娘非要给我那什么…相思果?那本大爷就要了呗~那个还挺好吃的。”

“你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你把它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吃了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若若你不要说话,等会又要背过气去。”

楼澈顿了顿,“还有那什么炸炼丹炉…本仙人告诉你们,本仙人一万个肯定,那是炉子自己年久失修~自己烂掉的!跟本仙人~一点关系都没有~”

“……”“……”“……”

一片沉默。

不日后,到千华梦地做客的离墨回来了。听闻自家师弟又作了妖被关禁闭思过,离墨摇摇头,表示见怪不怪。

向相丹伶叶问好后,离墨提着勾陈嘱咐他交给楼澈的“礼物”,向仙云憩走去。

他回想了一下勾陈将袋子交给他时,身后的魔王紫狩满脸泪痕大喊着“不要啊不要啊”,不由得落下一滴冷汗。

自家师傅这个亦敌亦友的朋友,魔界之王,真是…一言难尽。

离墨走进仙云憩,“师弟,师弟?”刚唤了两声,便看见自家师弟像一条抽干的咸鱼一样趴在云彩上。

楼澈听到离墨的声音,一骨碌爬起来站的端正挺拔,双眼放出星星光,“师兄你终于回来了!快快快…师兄,就靠你了!快去向师傅求个情啊啊啊啊啊!!不然他心爱的徒弟——楼澈大爷我,就要闷死在仙云憩了!!!!”

离墨选择…置若罔闻。“师弟,”他扬了扬手上的“礼物”,“这是师傅的至交好友送给你的。”

“礼物?诶本大爷不需要不需要。”楼澈扇蚊子一样挥了挥手,“现在,本大爷最想要的,就是出去!”

“师弟……”

“楼澈,”那礼物是个盒子模样的,上头贴了张符纸,应该是传声纸,此时正传出了勾陈的声音…“你如果敢不要这份礼物,我就马上过来,将你制成小红的花肥哦~”

楼澈浑身冰凉…他还记得,当年勾陈来修理师傅的断剑夕渊时,夕渊现身喊了一声父亲,然后勾陈“修理”了他……他送勾陈离开时,问了一句“你那个儿子夕渊”,然后,他的头至少疼了一个月。

“本大爷要要要要要要要——!”


盒子里是一枚种子。

楼澈极其害怕种下去之后长出一只小红小绿小青小黄,但迫于勾陈淫威(……),楼澈还是让果果去找访烟仙子要了花盆和泥土(以致本来心灰意冷的烟烟姑娘重新死灰复燃以为楼澈要亲自种下相思果来补偿她),又让单鱼仔取了龙门的灵水来浇水。

一天…两天…一个月过去了,楼澈仍然没有被免去禁闭,而种子却生根发芽,马上就要开花了。

这花并没有小红或是小绿高大,反而是正常花枝的大小,但淡紫色的花苞却比常花要较大一些,未曾绽放时便可让人嗅到清新淡雅的芳香。

再香又怎么样!楼澈抱着大笔,紧张地站在一边,生怕这花突然暴涨成一只嘴里流着毒液枝叶四仰八叉胡乱挥舞的小紫。

就在这紧张的时刻,放在一旁弃置已久的礼物盒子突然说话了。是另一张传声符。

楼大爷被吓了一跳。

“楼澈,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勾陈好听的声音传来,“现在呢,你就去乖~乖~的亲他一下。”

“什么么么么么么么么——!??!!”

“不亲?”勾陈仿佛挑了挑眉,“华凤——”

“亲!亲亲亲!”

楼澈大爷视死如归。不就是亲一口吗!不就是一朵花吗!楼澈用尽全身力气将小红小绿那大嘴流着口水的形象抛出脑袋,闻着花儿清新淡雅的味道,本来是极不情愿地,但不知为什么,等真的亲上去了,他的心里竟无比平静,只剩下无尽缱绻的,仿佛来自亘古的爱恋。

轻轻一吻后,楼澈恍恍惚惚地抬起头来,又仿佛受了大惊似的退后几步。

那花开始绽放了。



“或许只有这样…帝台和他,才能…”

“是啊……他们终归是应该在一起的。”

“如何,紫狩?把你儿子交给楼澈,也还是很不错的吧。”

紫狩没有说话,只是无奈的笑了笑。

这是注定的事情。只有他能与他,也只有他,能与他。



楼澈保持#惊呆状态已经有一会了。

小紫花绽放后,形状有些像是梅花却又大上一些,而且作为梅花,它居然有叶子。最奇怪的是,它一直在发出星辰一样的光芒,小小的花四周仿佛有一条银河在漂浮流动。

楼澈狠狠唾弃了一下自己这胆小的行为,然后大踏步走上前去。

似乎感受到楼澈的靠近,小紫花歪了歪,然后花瓣似乎是因为娇羞(?)而合上,不一会便又展开来。

楼澈瞪大了眼睛。

那上面站了个很小的人。却是比楼澈见过的所有仙女姐姐都好看的人。

一身绛紫的华服,是魔界的风格。一双紫色的凤眼,挺翘的鼻,浅粉色像樱花一样的唇瓣轻抿,深紫色的头发柔顺地披在背上,末了又绕几个弯儿卷曲着,仿佛把楼澈的魂儿都给绕了进去…

他小小的手修长而白皙,抱了一把绣着梅花纹路的七弦古琴,就这么直直的看着楼澈。

一万点暴击!楼澈感觉鼻子有点热热的。

“咳…你,你……”楼澈感觉脸上也有点热热的,“你叫什么名字啊?”

什么?为什么不问你是什么人?

开玩笑!这么好看的紫紫在你面前还管他是啥!

更何况,楼澈心底里,总觉得自己与他很熟悉,很亲密。

“在下紫丞。”小紫花紫丞垂眸低头,向楼澈伏了伏。

两万点暴击!楼澈晕乎乎的,“哦哦哦~本大爷叫楼澈,你叫我楼哥哥就好了……哎呦!”

紫丞抱着刚刚甩出去又飞回来的古琴,笑的若无其事。

“楼兄。”

“行行行楼兄也行,”美人说什么都对,“那我叫你紫紫…别!别别别扔琴!”楼澈揉了揉被敲到的额角,那爱给人起外号的毛病又犯,“那,弹琴的~?”

紫丞挑了挑眉。虽然听上去像是个卖艺的,不过方才刚刚打了他,此时也不好再如何如何,况且也没那么…难以接受。

“随楼兄吧。”

“什么随本大爷那你还不让本大爷喊你紫紫……”楼澈小声嘀咕,不过这点不快很快被抛之脑后。

“诶弹琴的,你怎么会从花里长出来啊?”
“弹琴的,你怎么穿着魔族的衣服啊?”
“弹琴的~你该不会是勾陈前辈和紫狩前辈的私……啊不不不!别扔!”
“弹琴的~你怎么抱着琴啊!给本大爷弹一段好不好~?”

紫丞在心里问候着自家无厘头的,输了赌局把自己打包送人父王,却仍是压抑不住心底久远的期盼,十指轻拨,奏出一曲流云奔壑。




后来楼澈不再嚷嚷着取消思过了。

仙云憩里总是传出爽朗的笑声和经验绝伦的琴音。

不日后又传出了令人脸红心跳的喘息声和水渍声……

咳。

END.

===

正剧太打脑壳所以撸了这篇……不过渣作者我还是写了很久2333

各种bug请无视呀emmmm~~~




评论(25)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