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摘桃花换酒钱.

剑三莫毛。all花。幻四楼紫不可逆。‖春风不识路。

【剑三paro】且向花间留晚照(2)

我回来啦!
emmm  考完高考啦 然后因为快把幻四忘得差不多了 然后台服又关闭了 我的外传连不上 这一个月找了很久破解版终于下下来然后又把外传撸了一遍
不管玩几次我楼紫都猛戳老夫的少女心啊!!
持续缓更~

====

上了些军中上好的伤药,苏袖的伤势也算控制住了。但养伤最忌心神不宁,一月以来,相继传出唐皇携贵妃逃往马嵬,长安沦陷的消息,苏袖的伤势反复无常,幸亏几日后,七秀的容仙因担心璎珞,寻着踪迹赶来,也总算治好了苏袖的伤。

容仙自小身体虚弱,很小的时候一场高烧几乎带走了这个如水一般柔弱的人,可她挺了过来,但却再也无法像正常人一样大声的讲话了。

她原先随姐姐珂岐住在翠华深渊,是一座隐藏在瀑布后的宫殿。她想体会外面的风光,不想永远留在华丽的牢笼中,于是珂岐将她托付给了七秀。

“容仙妹妹,这里如此危险,你怎么独自前来!更何况你的身体…”璎珞刚引了容仙坐下,道。

“璎珞姐姐,没事的,如今大唐动乱,容仙也应该出一份力…更何况,容仙并不是一个人来的。”蓝头发的女子笑容温婉,指了指一直站在账外的人。 是一个天策。

“在下天策如晦李萧疏。”那人眉目英挺正气,举手投足间皆是军人的正义凛然,令人颇生好感;但细看又觉得眉眼间似乎却带了些异域风情。

璎珞作揖:“多谢军爷保护我妹妹。”

李萧疏笑了笑, 解释道他们二人在半路上遇着,李萧疏见容仙一个单修云裳的姑娘孤身一人,又同样要来长安军营,便结伴而行了。

又过了几天,苏袖已经可以下地行走,甚至舞上一段羽林枪法了。楼澈虽然整日与苏袖“男人婆”来“假仙人”去的,心里还是惦念苏袖的伤势,如今见苏袖已至痊愈,这多日未曾灌溉的酒虫便又发作了。前些日子前线传来一场大胜,他们留守长安的军营终于从战乱的阴霾中欢腾了一把,只可惜因为将士在外喝酒误事,楼澈翻遍了整个军营就只发现了半瓶药酒,在同僚们对着平日里难得能见的烤肉大快朵颐时,楼大爷只能撑着大笔对月长叹。

“不行~忍不了了!我楼澈大爷千杯不醉,怎么可能误事嘛!要我说~不给酒喝,这才是行军之大忌。”楼澈摸着下巴,“虽然说这样有点对不起南宫小子他们,本大爷还是单独行动,去弄两坛酒来尝尝!幸亏本大爷早就打听到了,在进长安那条路上的狼牙军占了酒窖。”

楼澈想起小时候,伶叶曾教导他“言必信,行必果”,如今正是实践的好机会! 趁着夜色,楼澈摸黑出了军营,向酒窖掠去。

夜色是最好的隐蔽,在一片阴暗之下,上演许多见不得光的戏码。

马嵬驿。

一间不起眼的马房,黑衣人关上门,缓缓取出正一品统兵大都督的玉牌。 “考虑的如何?宵明,你是个聪明人,如今大唐气数已尽,无论如何,面对我二十万大军,只有灭国一条路。”他晃了晃玉牌,“只要你点头与我们合作,这新朝正一品的官,就是你的。” 说罢,他一扬手。

宵明抬手,接住掠过来的那枚玉牌,勾了勾嘴角:“既然阁下如此有诚意,宵明又怎能不应呢?”

“哦?呵呵…先前你们唐国有不少官员可是抵死不从,唯有你是识时务者。”黑衣人轻笑,他的腰后别了把极其锋利的匕首,只要宵明不同意,这把匕首将毫不犹豫地抹了他的脖子。

宵明轻轻摩挲着玉牌光滑的表面,“谁不想要…荣华富贵呢?”

黑衣人一抚掌,“很好…那么,落仙教首辅…合作愉快。”他取出一个信封,交给宵明。

宵明接过,展开信封,看毕,笑了笑,“合作愉快。”

夜很寂静,只有风沙沙抚过树叶,马儿被交谈声惊醒,打了一个响鼻。一切仍归于静谧。

楼澈一路飞掠,将藏剑轻功百转千回用上极致——如果让相丹知道楼澈如此用功竟是在喝酒上,恐怕又要让他回仙云憩思过个两月了——接近酒窖时,他寻了江边长势颇高的苇草,将自己隐秘其中,只露出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待酒窖附近三三两两个醉如烂泥的狼牙离开后,捏着鼻子一边唾弃狼牙兵惨绝人寰的酒量,一边轻手轻脚地靠近。

酒窖边有两坛狼牙拿出来却未开封的酒,楼澈眼睛一亮,猫下身子,伸手去拿。

“嘿嘿~闻着不错,等本大爷拿回去,再和男人婆他们说说本大爷这惊心动魄的取酒过程~”楼澈暗笑,已经在心里默默想象出一群人对他五体投地的模样…

即将触到酒的一瞬,楼澈闻到风中浓郁的酒香中,暗藏一股血腥之气。

他一惊,忙抽回手摸上背后大笔,转头一看,却见一人踉跄两步便倒了下去。

楼澈忙伸手去揽,只觉入手一片湿润,鼻腔中充斥血腥之气,那人不重,但繁复的外袍被血液濡湿,却沉甸甸的了。

楼澈探了探那人鼻息,发现还有一息尚存,借着月光,见他堇衣墨袍,背后背着一把琴,手上死死握着一只毛笔——是万花谷之人。

“万花谷不是……”楼澈一惊,忙抚开那人脸上被血粘黏住的发丝,只见那人秀眉紧蹙,两片单薄的嘴唇毫无血色,面色苍白如纸,却仍难掩倾城之姿,周身气度清雅不凡,好像此时虽狼狈不堪,却仍能想象出他浅笑抚琴的风雅模样。

楼澈也顾不上什么美酒了,将大笔向背后一插,揽腰横抱起这幸存的万花,向营地飞掠而去。

“可恶,这假仙人深更半夜到底跑到哪里去了!”苏袖咬着一口银牙,紧紧握拳,若楼澈在她面前,恐怕早已挨上几招了。

“苏袖姐姐,你不要急,或许楼大哥只是在附近转转,并没有走远呢。”容仙安慰着苏袖,但自己心里也是七上八下。

璎珞冷哼一声,“依我看,楼澈肯定是去寻酒喝了。”

南宫毓挠挠头讪笑道:“这……仙人师傅应该不会这么做的吧……”

“怎么不可能!”苏袖皱眉,“璎珞妹妹说的有理,假仙人这几天一直念叨着酒酒酒,今晚肯定是趁机溜出去找酒喝了!”

南宫毓急道:“那,我们还是快将仙人师傅找回来吧!等会巡夜的发现仙人师傅不在了,那可就麻烦了……”

“喂——!”说话间清亮的声音响起,正是楼澈从空中施了轻功从天而降。

“假仙人你还知道回来!这么大声音是想把全营的人都喊起来吗!”苏袖扼腕,璎珞怒道,“楼澈,你是不是去找酒喝了!”

“啊?对啊,本大爷就是去……诶诶诶不对!”楼澈稳稳落了地,“喝什么酒啊!仙女姑娘快救救他!”

众人闻言才看到,那个被楼澈抱着的,伤痕累累的万花。

“他…他怎么浑身是伤!容仙妹妹,快!”众人忙回了营帐。

不知哪片帐帘被挑起,露出一双黑夜中闪露凶光的眼睛。

“啧……竟然还让他活着…”那人冷冷地挑了挑眉,“也罢,大人既已得手…你是活不长久的了,紫丞。”

====
太久没写了 迷迷糊糊码了一章 语法描写什么的请忽略吧emm
终于让紫紫出来啦 开心~

评论(12)

热度(6)